第四百六十一章 阵法——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(第1/1页)魔邪之主

    这个教众顿时语噎,不再说话,他们可不敢让月生一人前往据点,即使月生不和他们计较,黑糜圣教的教规也饶不了他们。

    月生移开目光,不再看这个教众,双腿一夹“巨马”肚子,就要继续雨夜赶路。

    但就在这时,他心头微微一跳,立马拉住“巨马”缰绳,“巨马”两个前蹄仰天抬起,引起后面教众们的“巨马”一阵骚乱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不对劲吗?右使大人?”之前那个教众奇怪地问到,他还以为是月生改变注意了。

    月生眼睛已经眯成了一条细缝,透过夜雨形成的丝线,远远看向远方。

    “没什么,继续前进吧!”

    月生裂了裂嘴,架马继续前行。

    同时,他蠕动了一下嘴皮,给夏薇和菲雪灵秘密传了一句话。

    在他身边的夏薇突然愣了一下神,看了月生一眼,犹豫了一下,张了张嘴,最后什么也没说。

    但带着夏薇乘骑的菲雪灵却放慢了“巨马”的步伐,落到后方去。

    其他黑糜圣教教众有些奇怪,但却没有说什么,夏薇和菲雪灵在他们一行人当中身份地位仅仅在月生之下,只要月生不发话,他们无权过问她们的行动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一处不高不低的峡谷,被久久不散的雾气笼罩,夜雨似乎为它披上了一层薄纱一般。

    雨家和风家一行人悄无声息的潜伏在这峡谷的两次,每个人都盯着下面,呼吸缓慢,似乎和自然相容一般。

    “雨宫大长老,这处峡谷真的能够伏击到月生吗?那小子可是很狡猾的,一旦嗅到不对劲就可能溜掉。”风天佑皱着眉道。

    “这场夜雨是我们天然的屏障,此处峡谷更是月生的必经之路,也将是他今晚葬生之地,风长老,你难道没有发现四周的雨水开始变得有趣了起来了吗?”

    雨宫露出淡淡的微笑,抬起手掌让丝丝雨水打在他的手上。

    “这雨水……”风天佑比起眼睛感受了起来,不过十秒秒,他陡然一睁双目,骇然道:“是阵法!”

    “没错,这是我们雨家接住这次夜雨布置的阵法,他的名称叫做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,至于功效,相信风长老你也应该隐隐察觉到了吧!”雨宫用极为自信的语气道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大殷王朝的一流世家,果然非同凡响,竟然不知不觉布下这种大阵,相信月生今晚绝难逃出这天罗地网!”风天佑也微笑赞叹道。

    “只不过是加上一层保险罢了,相信就算没有这阵法,凭借风长老的实力拿下此人也轻而易举!”

    雨宫谦虚了一句,如果不是不能确定月生到底什么境界,还有看在他右使的身份上,他们根本不会拿出这种程度的人手来进行伏击。

    他们不过是抱着小心无大错的想法来进行这次伏击的。

    ……

    月生一行人渐渐开始接近峡谷,他看向道路两边,一片黑暗,似乎被什么吞噬掉了一般,让人生不起一探究竟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已经开始动手了吗?那就让月生大爷看看你们到底有什么本事吧!”

    月生隐藏在袍子下的嘴角勾起,加快了“巨马”的步伐,早在之前,他的七魄之灵就告诉他有人在伏击他,不过没有感受到什么危险。

    不排除是有强者蒙蔽了他的感知,但能够蒙蔽他感知的至少也得是锁天魂强者,然而如果是这种强者要杀他,根本不会让他心血来潮发动。

    除了月生和经过月生提醒的夏薇菲雪灵以外,没有一个黑糜圣教教众注意到隐藏在黑暗中的危机,一个个紧紧跟在月生背后赶路。

    刚进入峡谷三分之一段,众人只听嗡嗡嗡的几声,天空陡然飞下数百只合在雨内的箭矢,向着黑糜圣教教众射来。

    “小心,有刺客,保护右使大人!”一个教众大喊一声。

    “不好!我的身体冻僵了,动不了!”

    “我的也是!这怎么回事!?”

    “啊啊啊!”

    一阵阵慌乱声和惨叫声在黑糜圣教教众之中响起。

    而月生静静地坐在“巨马”之上,一动不动,似乎没有看见这满天箭矢一般。

    “不要慌乱!摆好队形防御!”

    教众中那位拘伏矢强者抽出长刀斩断几根箭矢,一声怒吼道。

    然而他也有些骇然的发现自己的肌肉似乎被冻僵了,想要使力困难异常,顿时明白对方是有备而来。

    “右使大人,我们赶快逃吧!我将掩护大人你!”

    这个拘伏矢教众来到月生旁边喊道,虽说月生实力比他强多了,但已经被黑莲磨世典洗脑的他根本不会在意这些,而只认月生在黑糜圣教的地位。

    “想走?月生小子,今天你哪也去不了!拿命来吧!”

    还没月生开口,上空一个吼声灌入众人耳中,震得他们双耳的耳膜直接破掉,血液从耳中流了出来。

    有些实力太低的人甚至直接晕了过去,被乱箭活生生钉死在地上。

    剩下的人抬头看向半空中,只见一个十数米高的青色巨人向着月生落下。

    青色巨人的身体完全是由风组成,即使相隔甚远,众人也感受到那巨大的风压,压得他们喘不过气。

    面对这种强者,我们决定必死无疑……

    “咕噜~”

    所有黑糜圣教教众纷纷咽了口口水,有些已经闭目等死了。

    “逐风者?月生大爷就说怎么感受到了熟悉的虫子气息!”

    月生猛一抬头,狞笑一声,右掌一拍马身,顺势飞起,“巨马”身体直接被他这一掌拍成血雾混在了雨水中。

    只见他的双臂陡然巨化数倍,与此同时一把银色的巨斧出现在了他手中。

    他轻轻一划,银色的斧光将黑暗分作两半。

    众人仅仅只是看着斧光就感觉眼睛生疼,纷纷闭上双目,血混合着泪水从他们眼角流出。

    直面斧光的风天佑更是在心中生出一种恐怖和战栗,思想似乎都被这斧光凝固了一般,僵化不能反应。

    他由青色飓风组成的右臂轻轻一抬,想要挡住斧光,但却满了一步,斧光直接沿着他的右肩向下将他劈作两半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