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千一百九十二章:道法自然(第1/1页)在艾泽拉斯大陆作死的日子

    “我的丈夫郭大侠本是朱雀寺的掌门人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端庄秀雅,将往事娓娓道来:

    “卡桑琅丛林的朱雀寺本是熊猫人的五大武学圣地之一,那时候,潘达利亚四大寺院与影踪禅院联手,共同反抗兽人的暴政。在最关键的时刻,祝踏岚退却了,朱雀寺遭到熊猫人围攻,我的丈夫想要以德服人,被百姓打断了四肢,武功尽废,朱雀寺也被百姓拆掉了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有些意外的问道:“一处根底深厚的武学圣地,岂会如此简单的陷落,那和平之鸽就连四大寺院都无法对抗么?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淡雅的一笑:“和平之鸽的首脑早被击败,爪牙也被一一铲除,只是万万没想到,四天神竟然成为了兽人的帮凶。”

    潘达利亚的熊猫人对四天神的信仰根深蒂固,有他们的支持,和平之鸽必然立于不败之地,拉希奥心道原来如此。

    郭雅夫人为自己倒了一杯茶,优雅的说道:

    “现在看来,四天神谎言早已经被揭穿,熊猫人被兽人吃掉了接近百万之多,在潘达利亚人人皆知,再也无法隐瞒。无奈四天神又转变了说法,说是被兽人吃掉是伟大的荣耀,符合道法自然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抬起眼皮,柔声问道:“黑王子殿下,都说您来历非比寻常,本不是这浊世间的人物,可知何为道法自然?”

    拉希奥被问住了,面带尴尬之色,对于熊猫人玄而又玄的哲学思想,即使是天外降临者也无法理解,沉吟一番道:

    “这所谓的道法自然,乃是天地间的大道理,宇宙所遵循的真理,包罗世间万象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目光微沉,似乎并不满意,轻笑道:

    “王子殿下所述,与平日里听到的并无区别,我的丈夫一生都在追求道法自然的境界,但就连道法自然是什么,都无法向我解释清楚,如今他卧床不起,每日里借酒消愁,更是无暇去思考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有些不甘,故作高深莫测道:“这宇宙间的大道理,向来只能用心来领悟,无法用言语来形容。”

    一阵狂妄的大笑声传来,只见萨尔与安度因王子走进房间,萨尔裂开大嘴,粗鲁的说道:

    “这所谓道法自然又有何难?兔子吃草,狼吃兔子,这就是自然的规律,也就是道法自然,熊猫人被我们兽人作为食物吃掉,正附和道法自然,乃天地大道,宇宙真理。”

    萨尔的解释可谓粗坯至极,拉希奥面色一沉,正要训斥几句,只见郭雅夫人露出喜悦之色,微微颔首道:

    “这个解释倒是实在得多了,比什么宇宙真理,世间万象更加通俗易懂,我只是一个粗人,实在搞不懂只可意会,不可言传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站起身来,恭敬的向萨尔行礼:“先生虽然相貌粗鲁,却解释了妾身多年的疑惑,还请先生见教,何谓天人合一?”

    拉希奥不甘心被萨尔抢了风头,抢先一步回答道:

    “所谓天人合一,乃是万物与人融为一体的超然境界,人即是自然,自然即是人,从此不分彼此,与自然共生共存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似乎对这个答案也不满意,轻笑道:

    “我的丈夫说过,在潘达利亚只有四天神达到天人合一的境界,但四天神又告诉我们,熊猫人被兽人吃掉,就是天人合一的表现,妾身实在无法理解。”

    萨尔咧嘴一笑:“这有什么难理解的,熊猫人被兽人吃掉了,变成粪便与土地融为一体,这不就是天人合一。”

    “荒唐,荒谬,简直不可理喻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站起身来,怒视着萨尔,威胁道:

    “萨尔,你是否也想体会下天人合一的感觉?我保证你变成粪便后依旧是活着的。”

    萨尔吓得不轻,急忙跪在地上:“不敢,我只是一个粗坯的兽人,无法领悟天人合一。”

    一听萨尔的名字,郭雅夫人喜不自禁道:

    “原来阁下就是伟大的救世主萨尔,这道法自然,天人合一的理解,果然非同寻常,妾身如醍醐灌顶,茅塞顿开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又转身看向一旁的安度因王子,恭恭敬敬道:“这位想必就是安度因王子,果然是英雄出少年,天生的王者气度。”

    安度因顿时有种飘飘然的感觉,笑逐颜开,拉希奥不悦的哼了一声:“郭雅夫人,你要的人都到齐了,是否可以说正事了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坐回原位,面带微笑道:

    “自从我的丈夫瘫痪在床,我的这颗心也就逐渐的凉了,既然熊猫人想要道法自然,天人合一,我就成全他们。妾身这些年积攒下不少财富,与永恒岛东绝火神斡耳朵斯是非常好的朋友,妾身在永恒岛购下一块地,作为潘达利亚熊猫人肉身成道之地。”

    安度因听后头皮发麻,低声问道:“夫人,所谓肉身称道,难道是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气质优雅,微笑道:“和你想的一样,使用熊猫人特有的厨艺,将所有熊猫人制成美味的硬肉干,成全他们的道心。”

    “好!”

    萨尔咧嘴大笑道:“我喜欢这个计划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慢慢的品着茶,云淡风轻的宣布了熊猫人的命运:“之后,潘达利亚熊猫人的土地将归兽人所有,只是我有两个条件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抬起手道:“但说无妨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眉头微蹙:“拙夫身受重伤,体内有朱雀的火焰之力,如跗骨之蛆,妾身想尽了办法依旧无法医治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豪迈的说道:“简单,我保证让他活蹦乱跳。”

    郭雅夫人深深的看了一眼萨尔,低声道:“第二个条件是,我要远离艾泽拉斯,带着一家人去一个没有兽人的世界。”

    拉希奥思考了半晌:“此事不难办到,我可以答应。”

    “郭雅夫人不简单呀!”

    在隔壁的房间,设下一道魔法结界,罗比,凡妮莎,狂之煞围坐在桌旁,在魔法的作用下,隔壁的对话一字不差的传入耳中。

    狂之煞把玩着酒杯,疑惑道:“郭雅夫人只是一个黑市老板,却能把信送到我的手里,真不明白,她为何让我们观赏这出闹剧。”

    罗比的目光放在窗外,一个熊猫人探头探脑。

    萨尔亵渎了熊猫人的传承理念,这头熊猫人气愤不已,攥紧拳头很想冲进去,可惜心有余而力不足,始终不敢行动。

    拉希奥知道这头熊猫人在窗外偷听,但却没有理会。

    “这头熊猫人是谁?”罗比问道。

    “游学者周卓。”狂之煞随口说道:“郭雅夫人的青梅竹马,也是她的狂热追求者,三十多年了,依旧不肯放弃。”